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百年流韵》之二  

2016-01-05 09:06:45|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里巷碎念

 

百年流韵之二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老城多里巷,老屋所在的巷子虽被称作下营街,但实际上还只是一条巷子,只是比较宽一点而已。而跟下营街交错的那些天皇巷、小天皇巷、黄衙弄等等,倒是完全具备小巷子的风韵了。

每天上学,小天皇巷是必走的。巷窄路倒不弯,只是一到下雨,两边的檐头水一齐往小小的伞上倾注,等我们从巷里出来,衣裳肯定是湿了一半。

 

百年流韵之二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弟弟们最喜欢的还是黄衙弄,墙高苔深弯多,又很少有门。在高墙与高墙的夹缝里行走,人一下子变得好小,还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再加上弟弟们常常蹩在拐弯处,“啊”的一声窜出来吓人,走过黄衙弄成了儿时勇敢的象征。 

 这是隔壁的徐家花园吗?好像又有点像是对门的蔡家,记得那个门楼真高,有一次奉外婆的命去那里找老太,走过黑洞洞的门楼,是一个很高很大的厅堂,里面错落地摆放着好几张桌子,正是吃饭时候,坐在一起吃饭的就是一家人。


 百年流韵之二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这应该是县学街的钟楼底了,我们就读的衢师附小就在这附近。那个有灯笼的地应该就是钟楼了,在我读一二年级时,还曾看见过一个很大的黑乎乎的铜钟,后来就不见了。这几年又重新铸了一个,不过更让人们关注的还是早晨钟楼下的那些美味小吃。油条烧饼是不必说的了,还有蓬蓬松松的罗丝烧饼、小葱饼,焙糕也是非吃不可的,当然,最诱人的还是煎饺了,刚出锅时,松黄松黄的,咬一口,外脆内鲜,有汁水溢出。当数那对兰溪佬夫妇店里的最好吃。 

 

百年流韵之二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早先前水亭街有一家酱菜店,那时的早餐很简单,只要有一点点酱瓜萝卜什锦菜就可以了,如果再有半根蓬蓬松松的油条,那等于过节。

这是一家什么名的酱菜店呢,再也想不起来了。 

忘了这是酱菜店装酱油的坛子呢,还是小酒店的坛子。那时的街巷特别窄,走过这些坛子的时候,弟弟们常常会凑近去看看,然后淘气地丢下一颗小石子,然后心满意足地听小石子在坛子里叮呤咚隆地响,有时就会有一种特别的香味跑出来。当然这相当危险,运气不好时,就会有老板或伙计从店堂里冲出来。这时你只管跑就是了,他们不会追远的。

 

百年流韵之二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巷子里有很多这样的门楼,居民会隔壁的叶家大门更有特色,好像还有一个西洋味十足的阳台。因为叶家的独生女儿跟我大弟弟是同学,她又跟我们一起在乌溪江边的一个小村子插队务农,所以常常会走进门去,悄悄瞥一眼她西装笔挺的爸爸和穿着旗袍的漂亮妈妈。据说在我们小城,叶家的生意一直做得很好,可这绝对不会出现在我们的谈话之中。在我们这些出生于50年代的人中间,谈得最多的是成份,是插队,是回城,接下来,就是身体状况了。 

    江南的冬天还是常常会落雪的,只是能积起厚厚一层白的机会不是很多,所以会特别高兴。城墙是上不去了,不过不要紧,可以堆雪人,打雪仗。

外婆又会对迎着雪花盛开的腊梅花叹息:腊梅命苦哇,总得等落尽了叶,才孤伶伶地开花。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