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冬至三题  

2016-12-21 19:08:50|  分类: 阶前幽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至三题



今天又是冬至了,一早出门,去了城东的闹桥,城西的三山,为外婆和父母上坟。回来,意犹未尽,翻出往年冬至写的文字,竟再也写不出什么新的来了。 往事裹挟着岁月的风尘,真是越走越远了,曾经是那么刻骨铭心的人和事,如今想起,也散落成一片飘忽的碎屑……
冬至三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一、冬至夜雨 2007年12月22日 傍晚,走在江边,忽见前面有几点明明灭灭的火光,走近一看,原来是几柱香烛,一堆纸钱。烟尚在,火已尽,空对着茫茫江天。 哦,今日冬至,天也蒙蒙,水也蒙蒙,天水之间,无风无波也无雨。 昨天,冒着冷雨还是去了下营街的老屋。每年到了这种时节,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回家,回家,回家!
冬至三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回到那个“下营街三十八号”,回到我的亲人们的身边,回到往事和记忆里,回到从我出生的那一天就决定了的我的归宿! 因为下雨,什么都是湿漉漉的,斑驳的墙,蒙尘的板,还有满院子的绿。 衰草很勉强地从石子缝里绽出了一点绿,贴着旧墙的竹叶则用绿撑起了一把高高的伞,这么一来,几颗殷红的天竺籽就平添了几分娇艳。 墙角的腊梅也开了,今年的花蕾特别的多,熙熙攘攘的一树,共黄叶一起,香了一院,也落了一院。
冬至三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我知道,梅开时节,是老房子的节日。 其实,从秋时梅的花蕾刚出现在枝头,我就在盼着梅花开了,可是今天我站在开着的梅花下,却感觉不到一点快乐。我总觉得那熟悉的房门里随时都会走出缠过脚的老外婆,而母亲总喜欢拿一把竹椅坐在梅下,就着从梅间落下的阳光戴上眼镜看报纸…… 总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无边无涯地继续下去,总以为我的亲人们会守我一辈子。如今庭院空空,只剩下这一树盛开梅花,而我的许多亲人却成了一幅照片一幅画! 我知道其实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我自己也终究会活成一幅照片一幅画的,可真的面对这画里画外的隔阂时,常常会有一点恍惚,为人生的虚空,更为岁月的苍茫。
冬至三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于是赶紧去擦净了尘封的桌椅,拿出那些用了多少年的小酒杯,再插上香烛,摆好供品,最后请出亲人的照片……这些动作和程序,是我从小就跟着外婆做惯了的,那时是觉得新奇而神秘,因为上面供着的毕竟是一些我并不熟悉的太公太婆;而现在,当曾与我一起做这些事的、我最亲最爱的人也成了受供者时,这种感觉真的很让人心疼! 我也当然知道,在我之后,是不会再有人搬出这些东西来了…… 隔着袅袅的香烟,隔着阴阳两个世界,举着三支香我深深地弯下了腰去,眼泪在脚下未尽的纸钱灰烬里发出了丝丝的声响……
冬至三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二、 冬至夜梦 2012年12月21日 中午看新闻,知道冬至的确切时间是今天凌晨的1点11分。心中忽然一动,这正是我昨夜梦醒时分啊! 外婆和妈妈昨夜又到我的梦中来了,颠颠倒倒忙忙乱乱,醒来能清楚记得的是她们要出远门了。我忙着给她们准备东西,比如开水瓶、毛巾,还有点心。可是家里很乱,找什么没什么,后来妈妈又说她不跟外婆一起走,得另外再准备一份。可我再也找不出一样的水瓶来了,就找了一个普通的杯子放在妈妈的包里。
冬至三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在梦中,也好像知道在做梦,我不断地问,这是做梦吧?可是没有人理我,大家都在忙着,邻居们好像也要出门了。 好一阵子,我终于挣扎着醒了过来,上了一趟卫生间,顺便瞥了一眼挂钟,1点15分。当时的感觉好像是睡了好久了,怎么才1点多啊!现在知道,那正是冬至降临的时分!
冬至三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难道外婆和妈妈真的又要远行了吗?真想给她们烧一点东西让她们的远行更加从容一些,可是远在他乡的我真的不知道上哪儿去烧,怎么来烧!山山水水的,她们也无法收到啊! 梦中所系,一直都是那幢刻骨铭心的老房子,一直都是旧时的布置和场景,虽然凌乱,但是谙熟,此生此世,真的是走不出来了!
冬至三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三、冬至记事 2016年12月20日 从十年前的《冬至夜雨》,到五年前的《冬至夜梦》,再到今天的《冬至记事》,我清楚地看见了自己渐行渐远的脚印,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永远啊,那些永远的神话,也只是人们用来慰藉自己寂寞的传说。 老屋院中的那株素心腊梅又开了吧?想起白居易《邯郸冬至夜》中的诗句:“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著远行人。”
冬至三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诗人家中尚有“夜深坐”的亲人说着“远行人”,我家的腊梅树下,只有落叶叹寒风了!而且现在,连腊梅树也不是我家的了啊! 奇怪的是,这样的时候,心中并没有悲伤,只是一片空蒙。 哦,空蒙,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纯净的人生状态,无生无死,无悲无愁,直至与花草树木、天地月日浑沌一片。 我看见,往事裹着落叶,渐行渐远……
冬至三题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