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那夜诗暖梅香  

2017-01-12 19:16:12|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老城有梅,每到冬日,黄叶飘落,梅蕊吐香,一园子的清幽闲静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今年的腊八 由浙商银行衢州分行出资,“最衢州”操办,半书房、衢网作家、巨化作协协办的“梅香腊八,诗暖衢城”赛诗会在这里举办。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下半场放在晚上六点半,在张涛古琴独奏“梅”的轻盈旋律中开始。诗人们按最衢州,半书房,衢网作家和巨化作协四个诗阵就座,每个诗阵又选出6个参赛队员,由领队编号交于主持。然后开始三轮赛诗评分,以总分高低决出胜负。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赛诗会场放在半书,宾客盈门。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大家分成四个赛诗队准备。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汤汤让她先生从武义开车专程来当评委。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王云峰朗读他特地写的诗。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孙剑朗诵他专门为我写的《下营街的腊月》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还有很多,实在记不下来啊!一百多个诗人和文学爱好者把书房挤得热气腾腾。

 我朗诵的是我89岁的四姨亲自写的诗。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那夜诗暖梅香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谢谢亲爱的朋友,一路有你们!           
                                                    

老城有梅,每到冬日,黄叶飘落,梅蕊吐香,一园子的清幽闲静。百多年前,有娇娃入嫁,嫁给诗书,也嫁给了梅花。于是夫妻卿卿我我,无衣食之忧,有琴瑟之娱;花开花落,怡和度日。

可叹世事无常,正值盛年的夫君突然暴病归西,又加日寇进城,国难当头。从此孤儿寡母,动荡飘零,守着梅花,清苦为继。好在儿女有志,勤奋读书,顾家报国,甚慰母心。只是明月之夜,花开之时,笼着一院花香,十年夫妻,八十多年寡居,难免孤苦寂寞。

如此这般,直至百岁在望,腊八那天,为妻的才袅袅婷婷地去跟她永远二十七的夫君相聚。墓碑后有文:碧海情天,化一缕清风明月相伴相随情深意长;冰清玉洁,守满院暗香疏影抚女育子福佑全家。

腊八这一天,正好是老人的出生之日,百年后的腊八,又恰是老人仙逝的日子。阴阳相隔了八十多年的夫君早就手持腊八诗等候于天堂之上了。

碧海青天,香烛摇曳,纸钱袅袅,一段姻缘成就了一段佳话。

没想到这段有枝有叶的佳话就此在古城西隅的下营街长长久久地留了下来,而且和着梅香,融着诗意,在衢城有情有义的文友们的呵护下,渐成习俗,一直流传到了今天。

昨天,又逢腊八,没想到原先只是一些喜梅善诗朋友的随兴聚合,竟演变成了百多人的赛诗盛会,这是那位仙逝了近二十年的老人再也想不到的了。

昨天近晚,纷纷扬扬地飘起了小雨,多日粉尘的困挠消失了,小巷变得清爽而水润。此时,立于下营街巷尾的老屋与半书房一改往日的幽静,一下热闹起来了。原来,由浙商银行衢州分行出资,“最衢州”操办,半书房、衢网作家、巨化作协协办的“梅香腊八,诗暖衢城”赛诗会在这里举办。

今年的诗会有点别致,因为照顾到上班的朋友,所以就分成上下两场。上半场从下午四点半开始,赏梅、喝粥、拍照……下半场放在晚上六点半,在张涛古琴独奏“梅”的轻盈旋律中开始。诗人们按最衢州,半书房,衢网作家和巨化作协四个诗阵就座,每个诗阵又选出6个参赛队员,由领队编号交于主持。然后开始三轮赛诗评分,以总分高低决出胜负。

第一轮是命题作诗,诗题提前半天告知,每队指点两名队员参赛。

第二轮是抽签得题,每队由领队抽签得四题交由四队员自己选定,五分钟后,即兴作诗成诵。

第三轮则面对场外观诗者,让他们自主抽签得题作诗,最高分可归入本队总分。

当时,半书房内诗情涌动,群情兴奋,参赛者紧张构思,相互切磋,旁观者充满期待,喝彩加油。最辛苦的是评委们了,近两个小时的连轴打分,劳力劳神,劳苦功高。

看满满当当的一堂人,听长长短短的满堂诗,感热气腾腾的满腔情,乐了,醉了,不知今夕何年了!原来诗是会流转的呀,能传染的呀,要发酵的呀!原来我们每个人都会作诗的呀!

以后,每年腊八,我们都来做诗,如何?谁让我们这块土地,饱含着诗的底蕴;谁让我们的祖先,是孔子南宗后裔!

“梅香处处有觅处,江水悠悠不问年。”这是昨天赛诗会上谁的诗句?原谅我悄悄动了两个字。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