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营街三十八号

细数自家寻常事,巷也幽幽,人也茕茕,柴门轻启又一宿……

 
 
 

日志

 
 

看月亮  

2018-04-17 10:41:51|  分类: 老屋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月亮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中秋的晚上,陪了外婆去江边看月亮。

外婆已九十高龄了,走出家门,就把手伸进我的臂腕里。而以前,她总是要强,不要我搀扶。

江边很清静,只有我和外婆沿江悠悠地走。

“看,月亮!”忽然外婆叫了起来。

真是月亮,很圆,很亮,正从东边升起,稍稍带着一抹桔黄。

“噢,变成两个了。”外婆又叫。

“哪能呢!”我顾自慢慢地往前走去。前面有灯,一片辉煌的样子。

“是两个,又变成三个了,呀,四个、五个、六个,有六个月亮。”外婆还在盯着月亮看,月光下,一脸的天真,一脸的迷茫。

我的心颤了一下,忙忙走了回去,轻轻搂住她的肩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外婆变得这么瘦削,这么单薄。小时候,与外婆比高矮的情景还恍如昨日。

“是你看花了眼呐!”我轻轻地说。

外婆不再说话,揉了揉眼睛又倚着我慢慢前去。前几年,外婆的眼睛还是很好的,她可以在缝纫机为我做出漂亮的衣裙,可这几年,却常常会浪出混浊的泪……

“看,前面有灯,是在水上。”我打破了沉默。

“有几排灯?”外婆问。

“两排。”我答。

“不,有三排、四排、五排!是两只船?三只船?”外婆兴奋地睁大了眼睛。

“是两排灯,在一只大船顶上。”我一边说,一边在手心画着灯的排列。

许久,外婆喃喃地着:“哦,是两排灯,一只船。”

起风了,稍稍有点凉,我拿起了外婆的手,放在我的两只手掌中。

“是两只船吧,四排灯?”忽然,外婆又问了,神往而执着,“真的,我看到很多很多灯,排得长长的,和以前玩龙灯时一模一样。”

这次轮到我沉默了,外婆年轻时漂亮而寂寞,难得的灯会,是会沉淀下许多美好的回忆的,我何必打破那一个遥远而美丽的梦!

忽然,外婆停下不走了,“灯太远,不去了。”

“不远,就在前面,顶多几十步路。”

“我看着很远很远,我走不动了。”

这时,我觉得外婆成了几十年前的我,儿时,我常常会这样在外婆面前撒娇的。

“不远,真的不远,我拉着你走。”我热切地劝说着她,牵起了她的手。老人又跟着我走了。

终于,面对那一片灯光了,真是江中的“水上乐园”。舞厅里正传出姜育恒“再回首”歌声。月光映在水里,水波流在船上,缠绵的歌声,有情无恨,把岁月牵扯成悠悠流淌的江水……

“真是一只船,两排灯。”好一会,外婆幽幽地说,她还想着这个。

我蓦然回首,对着外婆一头白发,满脸沧桑,一股痛惜之情涌上心头,忍不住在她冰凉的脸上热热地亲了一口。

“夜凉了,我们回吧。”

“该死的眼,又流泪了。”外婆又颤颤地抬手去拭泪。那里有一泓月光,平平淡淡,从从容容,诉说着流年似水……

曾发于1992年10月18日上海《新民晚报》

看月亮 - 木头格子 - 下营街三十八号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